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

编辑:博士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6 21:45:5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概述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中文名
专家战斗机中队
外文名
JV 44 ,第44航空联队
国    家
德国
部    门
空军
指挥官
阿道夫.加兰德中将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部队档案

编辑
类型:战斗机部队
规模:空军中队
昵称:加兰德的马戏团
参加作战:第三帝国的后期防御战
中队徽章:米老鼠
作战飞机:Me-262,Fw-190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简介

编辑
JV 44是成立于二战结束前几个月的一支特别空军部队,中队使用的主要飞机是Me-262喷气式战斗机。它有很多有趣的昵称,其中最出名的是“加兰德的马戏团”。
JV 44的指挥官是原来的德国战斗机总监阿道夫·加兰德(Adolf Galland)少将,此人也是一位超级王牌飞行员,拥有103架击落记录。他由于批评德国空军高层的错误指挥和战术而被戈林解职,加兰德于是回到了前线,帝国空军的那些领导们希望他在战场上战死从而去除这个大麻烦。中队的成员都是来自德国空军各个联队的精英飞行员,他们中有的是加兰德曾经的部下,有的是原来的部队被解散后的成员。由于可以使用的飞机数量实在太少而且随着盟军的推进基地不得不经常更换,这支部队其实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二战结束后中队就宣告解散,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历史。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成立背景

编辑
JV-44的创立者——阿道夫·加兰德 JV-44的创立者——阿道夫·加兰德
1944年秋天,德国空军的指挥一片混乱。空军总司令、帝国元帅戈林被他的“幼儿园”包围着,这是一群为着自身的所得利益而合伙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较为年轻的军官们,大多数来自于已经近似于灭亡的轰炸机部队,对于如何组织战斗机部队作战毫无常识。阿道夫·加兰德,一个为当时困难之极的防空作战尽心尽力的官员,成为了一切战斗机部队问题的替罪羊。最后在1944年底,戈林解除了加兰德战斗机部队总监的职务,代之以对纳粹事业似乎更“忠心耿耿”的戈登·格洛布上校。
这个举动引起了一场战斗机部队的“叛变”。听到加兰德被撤职的消息,一些德国空军的资深王牌飞行员准备瞒着戈林组织一个会议,商量出一个办法来绕过这头“大肥猪”,直接向元首汇报。他们将向希特勒要求撤换戈林,免除他们所谓的“懦弱”罪名和不公正地为帝国领空防御战的失败承担责任的角色。
这个会议没有能成功召开。戈林获悉了“叛变”的消息,立即机敏地作出了反应。这些“叛乱者”们被召到了柏林开会。他们包括:京特·吕佐上校(Günther Lutzow)、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上校(Johannes Steinhoff)、汉斯·托罗夫特上校(Hannes Trautloft)、古斯塔夫·荣德尔上校(Gustav Rödel)、埃德·纽曼上校(Edu Newmann)、京特·冯·马尔赞上校(Günther von Maltzahn)和汉斯·海因里希·冯·布瑞斯特林少校(Hans-Heinrich von Brüstelin)。这些几乎都是联队长级的王牌飞行员,无论是资历还是战绩都无可挑剔,可以说这就是前线指挥员的声音。
资历、威望最深的京特·吕佐上校成为了他们的发言人,在所谓的“汇报”中,他阐明了战斗机部队的不满:加兰德的被撤职、前线指挥官们被无理地指责为懦弱、高级指挥官缺乏指挥战斗机作战经验、必须将作战重点立即转到应付美军重轰炸机群的昼间大规模入侵上和要求把所有的Me262(包括那些为第9航空队的轰炸机飞行员们保留的在内)立即投入到对空作战中去等等。
可以想见戈林被这些问题气得发疯,他的反应混杂了愤怒、轻蔑和厌恶。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吕佐上校头上,破口大骂后他决定一架Me262也不给战斗机部队。宣布解散后几个小时,对加兰德和吕佐的逮捕令就签发了。可能是由于怒气发泄后稍稍冷静的缘故,帝国元帅戈林收回了军法审判的念头,吕佐被踢到意大利去担任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职务,并且被禁止与加兰德或其他战斗机飞行员进行除公事以外的任何联系。加兰德被勒令离开柏林,等待处置。
加兰德那时已经对局势彻底失望了,他不顾一切地回到了柏林,身后跟着一大群尾巴。就在他想要自杀的边缘,一位朋友、很可能是第三帝国当时唯一清醒的官员——阿尔伯特·斯佩尔进行了干预。被加兰德所受到的恶劣待遇所震惊,他立即与希特勒取得了联系。午夜时分,斯佩尔面见了元首。第二天早晨加兰德见到了一些盖世太保和党卫军的头面人物,他们担保发生的一切是搞错了,下面的人误解了指示的意思,甚至还为他派去了一个党卫军卫兵!
1945年1月下旬,加兰德被戈林召到柏林。在对他进行了进一步斥责后,戈林告诉加兰德,就是他本人设法保护了这位前战斗机部队总监,才使“别人”对他的指控没有得以实现(彻头彻尾的谎言)!戈林随后谈及了这次会议的真实目的。加兰德被告知元首希望他能成立一个只有中队建制的小规模单位,来证明他本人一直宣称的:Me262是一种优秀的战斗机。戈林还告诉加兰德,他可以自己来选择该单位的名称及代号,但不能包括本人的名字。稍作犹豫后,加兰德选择了Jagdverband 44,部分原因是对1944年亲眼见到的曾经是那么显赫一时的德国空军以及他本人的衰败加以嘲讽,部分是为了纪念他自己所指挥的第一支部队(加兰德指挥的第一支部队是西班牙内战时德国兀鹰军团第88战斗机大队的第3中队。该中队外号“米老鼠中队”——来自于加兰德自己的个人飞机符号:手持斧头及手枪的米老鼠。)
加兰德的个人飞机徽章 加兰德的个人飞机徽章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招兵买马

编辑
JV44独立于整个空军指挥系统序列之外,而且戈林坚持它必须在与其他部队隔绝的条件下运转。继任加兰德原来战斗机部队总监职位的戈登·格卢布上校彻底执行了戈林的命令,不准其他空军战斗机部队与JV 44发生联系,而且在为该单位提供飞机和飞行员方面也百般刁难。
加兰德当然不会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立即开展了一场征募“新兵”的活动。他开始打电话给那些老朋友和老同事、老部下,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已经上了戈林和格卢布的黑名单。当然,他的这些老相识们都不会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基本上都是各部队的矫矫者。所以在空军各部队很快流传起这样的说法:“如果你想加入JV 44,那最少你得有骑士十字勋章”。45年3月上旬,约翰内斯·施坦因霍夫上校,这位JG52的资深飞行员、曾经担任JG77和JG7联队长的老牌尖子开始担任JV44招募官。
JV44于是成为了众人皆知的、在某些人眼里甚至是臭名昭著的飞行单位——主要是由于它那令人眩目的飞行员名单。里面的家伙们除了是天才战斗机飞行员外,还是些“顽固”的捣乱分子、不服从管理的“造反派”,他们眼里除了加兰德就再也没有值得一提的上司了。
在战争的那个阶段,飞机配件、燃油、弹药的供应已经很不正常了,连基本的训练也无法保证。许多飞行员们还没有见到过喷气式战斗机,更别提在上面作战了。加兰德坚持选择那些有经验的飞行员也有一定道理,凭借他们丰富的经验和对各种飞机的了解,Me262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JV44 的 Me 262A-1a JV44 的 Me 262A-1a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喷气式专家中队

编辑
如果单纯计算JV 44的飞行员战绩总和,它是德国空军最精锐的一支中队。它在45年2月以一支喷气式战斗机中队的形式成立,中队排名前五的飞行员个人战绩总和达到1000架。拥有50名左右的飞行员和25架Me-262式战斗机,但是一次出击只使用不到6架。
在诺曼底登陆日前德国空军高层打算把Me-262作为一种快速战术轰炸机使用。但是44年末,德国为了对抗不断增加的盟军轰炸机部队开始把Me-262当做战斗机使用。Me-262远高于活塞式战斗机的速度(800-860km/h)使得它能够迅速升空保卫德国的工厂和其他目标。
JV 44负责保卫德国的南部地区,尤其是斯图加特(Stuttgart)地区的城市以及奥地利的萨尔茨堡(Salzburg)和因斯布鲁克(Innsbruck)。
中队在慕尼黑的总指挥部 中队在慕尼黑的总指挥部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机场防卫中队

编辑
由于Me-262需要很长的跑道而且减速很慢,它在起飞和着陆时很容易遭到攻击。因此加兰德成立了自己的机场防卫中队,由海因茨·萨克森贝格(Heinz Sachsenberg)中尉指挥,负责在飞机着陆和起飞时提供掩护。
中队装备Fω-190D-9型和D-11型战斗机,这些飞机在机腹喷涂明亮的红色底色以及白色的条纹,这么做是为了让地面的防空炮可以把他们和敌机清晰地分辨出来。由于这种鲜亮的涂装他们得到了“鹦鹉中队”这个昵称。
由于盟军的持续推进JV 44不得不一再的更换基地,他们驻扎过的地方有慕尼黑,萨尔茨堡,艾恩灵和因斯布鲁克。战争结束时中队几乎所有的飞机都被摧毁了,有些是在战斗中被击毁的,还有一些是为了避免被盟军俘获而被队员自行炸毁。但是还是有至少一架Me-262被美军俘获,他们对这架飞机进行了反复的实验测试。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作战

编辑
描绘中队作战场景的油画 描绘中队作战场景的油画
3月18日,大约1200架盟军轰炸机由600架战斗机护航突击柏林。来自各部队的37架Me-262战斗机(当时除了JV44外,还有JG7和一些战斗轰炸机单位装备此类飞机)升空拦截,他们与敌机的比例大约是1:50,不过好像没人在乎这一点。一场激战后,盟军有8架轰炸机和1架战斗机被击落,4架Me262战斗机损失了。这也是第一次使用厉害的R4M火箭弹的战例。
4月4日,错误地估计了自己飞机速度和与敌机距离的爱德华·萨默斯特下士(Eduard Schallmoser)(JV44为数不多的新飞行员之一)撞掉了一架P38“闪电式”战斗机的尾部。(一方面可以证明他们训练的不足,同时也可以看出Me262机体还是比较坚固的,强度不算太差)
4月10日,来自各部队的50架Me-262战斗机被美国轰炸机和为其护航的P51“野马”式战斗机击落了30架。德机击落了10架美军轰炸机——这也是整个战争中喷气式战斗机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4月18日,加兰德亲自率领6架战斗机起飞迎击一个美军轰炸机编队。基地刚被美军轰炸过,尽管地勤人员已经做了清理,但仍有一些碎片残骸和小弹坑散布在跑道上。加兰德起飞后轮到施坦因霍夫,但他的飞机在滑行时突然失控,可能是由于进入了一个弹坑或轮胎被杂物刺破而引起。由于飞机速度已经很快,他停不下来;但又没有达到飞机的起飞速度,也飞不起来,这几乎是飞行员最不愿意遇到的局面。飞机挣扎着离开了地面只有几米后就一头栽了下来,成了一团火球。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施坦因霍夫从布满火焰的座舱里设法跳了出来,在R4M火箭弹开始爆炸继而引发全机爆炸前跑到了安全处。但他的脸部和手腕严重烧伤,加兰德回到基地后在医院看到了他,形容道:“他更像个死人而不是活人”。最终施坦因霍夫幸免一死,但JV44损失了一只伟大的雄鹰。 4月26日,加兰德执行了他的最后一场战斗任务。JV44的飞机升空拦截一队B26“掠夺者”式轰炸机。他们从后方迅速接近敌机编队,加兰德使他的R4M火箭弹就位,但轰炸机的防御火力很猛,干扰了他的瞄准,使火箭弹没有能够发射。他迅速转用30毫米机炮对付敌机,很快就把第一架飞机打成了一团火球。第二架出现在他炮口之前的轰炸机也受了伤。加兰德紧咬目标不放,在追逐“掠夺者式”轰炸机时又被12.7mm机枪弹命中多发,于是他开始俯冲以脱离战斗。突然,他感到了厄运降临——一架为轰炸机护航的P-47D“雷电”式战斗机(由美国飞行员詹姆斯·冯宁甘驾驶)凭借优越的俯冲性能咬住了他,子弹如雨点般泼下。Me262的一台引擎和仪表板损坏严重,还有一发子弹击中了加兰德的右膝。但奇迹的是,飞机还在飞行!由于害怕跳伞时被美军战机扫射,加兰德决定飞回慕尼黑的基地。回到基地上空时,不巧美军正在攻击。加兰德冒险迫降成功,然后立即在跑道上寻找隐蔽以躲开美军飞机的扫射。
美军轰炸慕尼黑的基地后侦察机所拍摄的照片 美军轰炸慕尼黑的基地后侦察机所拍摄的照片
现存的资料显示中队在45年4月和5月期间击落了大约47架盟军飞机,中队长海因茨·巴尔(Heinz Bär)是队中第一王牌,他击落了16架敌机。加兰德本人击落了7架敌机。

JV 44 “专家”战斗机中队投降

编辑
加兰德在4月26日受伤后中队的指挥权被暂时交给了巴尔,医院养伤期间加兰德为了防止JV 44的飞行员和飞机落入苏联和盟军手中做了一系列计划部署。4月30日出院后他在滕根(Tegernsee)设立了新的指挥部,仍然和巴尔保持联系并且获得了一架Fi-156型联络机。5月1日,加兰德起草了一份声明发给艾森豪威尔,希望能让JV 44体面的向盟军投降。两边各派出了代表进行了详细的秘密谈判:德方代表是威尔海姆·赫格特(Wilhelm Herget)少校,美方代表是雨果·凯斯勒(Hugo Kessler)上尉,谈判结束后赫格特把投降程序(包括将剩余的Me-262战斗机转交美军)告诉了加兰德。之所以要秘密进行谈判是因为如果被党卫队知道了这一消息,中队的飞机将被全部销毁,相关人员也会被处决。加兰德准备好了答应这一要求,可是传递消息的Fi-156飞机却被一辆美军武装列车击落,尽管驾驶员赫格特幸存了下来这个消息却没有被及时传递给美国方面。当美军前进到中队最后的据点萨尔茨堡时,剩下的Me-262战斗机已经被JV 44的成员们用手榴弹引爆引擎的方式摧毁了。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社会 武器装备 文化 军事 交通路线